地标读诗

 admin   2020-11-19 07:38   9 人阅读  0 条评论

地标读诗 | 景慧娟:繁华都市里的“守山人”

原标题:地标读诗 | 景慧娟:繁华都市里的“守山人”

地标读诗

人物档案:

热爱植物与自然,参与梧桐山毛棉杜鹃抚育工作

姓名:景慧娟

职业:深圳市梧桐山风景区管理处生态研究所成员

来自河南南阳的80后植物学博士,现居梧桐山下,2016年入职梧桐山风景区,2017年8月进入生态研究所,工作职责涵盖梧桐山风景区的杜鹃花科研保护、自然教育开展、景区微信公众号运营及相关宣传推广工作。

地标读诗

景慧娟。罗湖区融媒体中心

地标情结:

守梧桐山一方安宁,更守它花开盛景

对自幼喜欢植物、热爱自然的景慧娟来说,忙碌山野、穿梭花间的生活是十足惬意和满足的。她与深圳因梧桐山而结缘,一停留就是四年。说起梧桐山的日出、月圆、云海、花境,她眼里都跳着光。“我们是梧桐山的‘守山人’,不只要守它一方安宁,更要守它花开盛景,绿意葱茏,鸟鱼虫鸣。”

展开全文

读诗感悟:

想把梧桐山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

彩排过程中,景慧娟对着诗稿数次感慨:“没错,这就是梧桐山。”四年陪伴,她对山上的一草一木都满怀深情,“读诗的时候眼前满满的画面感,我也希望能将梧桐山的故事讲给每一个人,让更多人了解和喜爱梧桐山”。

若有机会御风直上,俯瞰罗湖,广厦街衢、人海车流之外,梧桐山定是最令人挪不开的那一眼,以海拔943.7米的主峰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山峦锦绣挺拔,绿道绵亘蜿蜒,溪涧泠澈飞溅,林海起伏茂盛。拨开云雾,可见山头翠绿,曲径通幽,鸟语鸣啾而上,人影隐现其间,只有真正到过梧桐山的人才知道,再多影像描述都不及登山一望。

任何时候说起梧桐山,人们想到的多是“鹏城第一峰”和“梧桐烟云”,前者是市民游客登顶梧桐的合影标配,后者被评为“深圳新八景”之一,多次出现在野外摄影爱好者的镜头里。而对于在梧桐山风景区工作了四年的景慧娟来说,梧桐山更像是“家”一样的存在。

地标读诗

站在梧桐山上俯瞰罗湖。曾向阳摄

蓝天白云“做媒”

80后植物学博士结缘梧桐山

1394.8公里,是从河南南阳自驾到深圳罗湖的距离,943.7米,是梧桐山主峰的海拔高度,这两组相差悬殊的数字在2016年的夏天产生了联系。那年,在中山大学攻读植物学博士学位的河南女孩景慧娟搭上前往深圳的列车,从时髦繁华的现代都市来到绿意葱茏的群山深处。

此前景慧娟曾经多次来深出差,接触过很多深圳的科研项目,这座城市的活力包容和蓝天白云让她很是向往。适逢梧桐山风景区急需专业科研人才为毛棉杜鹃抚育注入新鲜血液,这与她的求职需求不谋而合,罗湖也因此成为她在深圳的第一站。

地标读诗

梧桐绿道春浓花开。罗湖区城管和综合执法局供图

景慧娟把家安在梧桐山下,每天,她从莲塘出发,沿梧桐山南路而上,穿过蝴蝶谷到达工作的地方,这条上山的路一走就是四年多。每逢时令,她会跟同事一起上山拍照,为梧桐山风景区的微信公众号提供素材,山间的花草树植、昆虫飞鸟、烟云雨雾都是她镜头下的主角。日复一日“亲密接触”,现在的她可以自如地带领游客们绕溪走径,山的轮廓在日积月累间成形于心。

2017年8月,景慧娟从杜鹃发展部调入生态研究所,自然教育成为她的重点工作。深圳是国内最早在公园里构建由政府主导,多元共建、共享自然教育服务体系的城市,经过多年的发展推广,涌现出一大批各具特色的自然教育中心。2018年,首批获得“深圳市自然教育中心”称号的13个单位获颁牌,梧桐山风景区赫然在列。景慧娟介绍,梧桐山风景区从2016年起开始关注并着手开展自然教育活动,到现在已经培养了一批优秀的自然导赏员,定期开展手工、种植、亲水、夜观等项目。

“希望借助梧桐山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生态优势,让更多市民走进自然,热爱自然,保护自然。”自然教育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中小学生,但成年人报名同样踊跃,这让景慧娟既惊喜又感动。“大家都很积极热情,有不少市民还特意从龙岗、宝安赶来参加活动。”

地标读诗

孩子们在梧桐山风景区自然教育中心近距离接触植物

“在梧桐山工作的幸福值很高”

甘做守山人,守一方安宁更守花开盛景

离开工作,景慧娟也是个“闲不住”的人,她喜欢爬山和跑马拉松,周末会去深圳市博物馆做志愿者,基本不会宅在家里。与这份畅快活力形成反差的,是一个在外人看来稍显冷门的专业——植物学。

景慧娟从小喜欢莳花弄草,对植物总有细腻的关注。读大学时有朋友来找她玩,她边带朋友逛校园边介绍沿途的各种植物,被笑称“很有这方面的天赋”。本科毕业后,她选择到中山大学继续进修植物学,读完博士即投身梧桐山风景区从事毛棉杜鹃的科研工作。“很多人说把自己的兴趣爱好当成工作会越做越枯燥,但我现在每天都过得很快乐,因为是真心喜欢梧桐山。”

地标读诗

梧桐绿道风光。欧岳琦摄

在梧桐山待久了,“家”的感觉越发浓厚。“我常跟同事开玩笑说自己跟塔特别有缘。”景慧娟笑着比划道:“以前读书的时候守着广州塔,从外地回来,远远看到‘小蛮腰’就知道快到学校了。到深圳后住在梧桐山下,头顶是深圳电视塔,每次到其他地方开会或是出差,回来路上心里总想,只要朝着电视塔的方向一直走就能回家。”

在景慧娟对未来的畅想中,梧桐山亦是不变的落脚点。“可以的话想一直留在这里”,因为“在梧桐山工作的幸福值很高”。她分享了一次在山上看日出的经历,那天天色不算太好,阴云迷蒙,上百名市民早早等在“鹏城第一峰”前,有人从凌晨3点就开始登山。当云雾散开,太阳跳出水面,金光拂照大地,人群中爆发出阵阵欢呼。哪怕只是一次寻常日出,带来的幸福感都是酣畅难忘的。

地标读诗

小梧桐的黄昏。李玉龙摄

对普通市民来说,梧桐山风景区的工作人员就像民间故事里的“守山人”,终日穿梭山间花下,透着一股“神秘”色彩。被问到如何定位自己的角色,景慧娟笃定地说:“我们确实是‘守山人’,我们在守护这座山,不只守它一方安宁,更守它花开盛景,绿意葱茏,鸟语虫鸣。”

参与毛棉杜鹃抚育和景观开发

期待把梧桐山打造成世界级花镜

“当春天的风袅娜而来/梧桐山上的毛棉杜鹃就卷成了海/那海水如烟、如霞、如梦、如幻/倾泻山间,是缱绻撩人的粉妆/飘在云端,又仿佛那仙境缥缈。”彩排时读到这段文字,景慧娟直言仿佛身临其境。

即便没有文字烘托,初春的毛棉杜鹃在景慧娟的脑海中亦有挥之不去的印记。2016年来到梧桐山的她,入职第二天就被派到外地进行毛棉杜鹃的引种。直到现在她仍清楚记得与毛棉杜鹃花海的初次见面,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太美了”。

地标读诗

毛棉杜鹃。南都记者 胡可摄

这般由衷感慨不独有她。有着深圳“花仙子”之称的毛棉杜鹃,于2005年首次在梧桐山被发现,此前它们已在这里“低调”生长了千百年。

为了让这藏于深山的“花仙子”展现市民眼前,自2006年起,梧桐山科研团队跋山涉水、科技攻关,国内首度探索成功“杜鹃景观抚育技术”,对梧桐山毛棉杜鹃资源进行挖掘和抚育。2008年开始,面积15公顷的“万花屏”毛棉杜鹃“横空出世”;2018年春天,面积20多公顷的小梧桐“杜鹃谷”花海惊艳全城,成为深圳最壮丽震撼的原生态森林花海景观。

地标读诗

小梧桐“杜鹃谷”惊艳亮相。南都记者 胡可摄

从零星开花到花漫梧桐,非一日之功。“深圳市民的自然保护意识很强,很多人觉得只要安安稳稳地守山护林就好,不希望有太多人为干涉,所以当时阻力挺大的。”景慧娟说道:“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保证梧桐山自然环境不受破坏的前提下,让毛棉杜鹃更好地发挥它的优势,这中间的度需要严格把控。”最终,梧桐山科研团队顶着风险和压力交出了一份瑰丽答卷。如今,梧桐山每年繁育毛棉杜鹃约2000-5000株,最多可达10000多株,同样的抚育理念还被运用在吊钟花、丁香杜鹃、映山红以及中国特有物种“深山含笑”上。

盛花期往往是景慧娟和同事们最忙的时候,大家常常打趣“每天都种在山上”。但即便再忙,快乐也源源不断。“走在山里面,你能感觉得到每天的花都是不一样的,阴天里透过满山白雾看,晴天时站在阳光底下看,花会随着天气变化展现出不同的美。比如说这棵树昨天看还是光秃秃的,第二天就开了满树的花,每天都有惊喜,每天都充满期待。”得闲时,大家会拿着手机到山上拍个不停,雀跃得像是“第一次上山似的”。

地标读诗

地标读诗

春光里的毛棉杜鹃花海。南都记者 胡可摄

“未来,我们希望把梧桐山风景区打造成一个世界级花境。”跟许多梧桐山的科研人员一样,景慧娟对这片花海寄情深重,“大家都齐心协力朝着同一个目标去努力,那就是把梧桐山这张生态名片越擦越亮,让深圳市民以后出去外面能够很自豪地跟别人介绍‘我们深圳有梧桐山’。”

地标名片:

深圳市梧桐山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成立于1989年,总面积42.04平方公里,位于深圳中南部,地理位置独特,包括梧桐烟云、凤谷鸣琴、西坑、仙桐、仙湖植物园、东湖烟雨、碧梧栖凤、布峰塔影八大景区。1993年被授予省级风景名胜区,2009年被国务院授予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是以山海湖一体、景城相融、纵览深港为景观特色,以生态保护、物种保育、科研科普、休闲观光为主要功能的城市风景类国家级风景名胜区。

地标读诗

梧桐烟云。黄浩浩摄

文:李莹莹

图:南都记者胡可,罗湖区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深圳市罗湖摄影学会,部分图片选自罗湖区历届绿道摄影大赛、第三届“精彩罗湖”摄影大赛

本文地址:http://mdtic.com/post/3608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